2013年3月29日

《明報》有關挪威「福利太好」的報導所引用資料的錯誤問題


如果某新聞機構的一篇文章引述的資料有誤,之後再有報章未經考察而又轉述,還要加以發揮,結果變成錯上加錯。可以看看《明報》2013年3月26日三篇有關挪威的報導作為例子。

《明 報》這三篇報導或文章,標題為「挪威憂坐食山崩,福利太好損就業,上班族工時縮短」、「『新北歐模式』增市場角色」以及「等不及周末 周四下午就度假去」。內容其實都是來自路透社網頁2013年3月24日同一篇有關挪威的分析文章,標題為「坐擁太多金錢,挪威冒著偏離航道的風險」 (Sitting on too much money, Norway risks going off course.),作者是Balazs Koranyi 及 Victoria Klestl。《明報》只是將之分拆成三篇獨立報導。

《明報》這三篇近乎全文轉述路透社文章的報導,除了引述的資料,觀點也是一致的,雖然有註明出處是路透社,卻不註明出自路透社那篇文章,亦沒有註明作者,似乎有抄襲之嫌。

其次,《明報》在引用路透社文章的有關資料,似乎沒有先考核一下資料出處是否正確。路透社這文章主要的錯誤就是引述挪威的就業率數字。

《明 報》寫道﹕「挪威央行指出,自2000年以來,挪威工資成本漲了63%,比德國和瑞典多6倍,惟就業率卻只有61%,低於其他北歐國家,甚至低過希臘。」 但翻查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 2012年7月出版的其成員國直至2011年的就業數據,2011年挪威的就業率達75.3%,已經是排在OECD成員國前列幾名。

而對比路透社原文相似段落這樣寫道﹕

'Wage costs are up 63 percent since 2000, about six times more than in Germany or Sweden, while the employment rate, adjusted for part time work, is 61 percent, below rates anywhere in the Nordics and even below Greece, the central bank says.'

這裡路透社文章原文比《明報》多了一句「將兼職工 作考慮在內」,即使這樣,挪威就業率又何以得到61%?再翻查OECD挪威的兼職工作比率統計數字為20%,假若不計算兼職工作,那應為55.3%。不 過,同樣若以希臘為例,她2011年就業率為55.6%,兼職工作比率為9%,同樣按此原則計算,希臘就業率應為46.6%。那挪威就業率又怎會低過希臘 呢?

比較有公信力的《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當然不表代我認同它的立場)在2013年2月12日有一篇訪問挪威央行行長Øystein Olsen的報導,便找到這個資料實際出處的頭緒。當中重要的一段﹕

'Norway has high levels of employment, due in large part to the strong presence of women in the workforce. But adjusted for working hours, it is considerably below Sweden, Denmark, the US and – as Mr Olsen pointedly underlined in his speech – Greece before its crisis.'

翻譯為「挪威具有高就業水平,大部份是由於婦女在勞動力當中的強大存在。但將工作時間考慮在內,它是遠低於瑞典、丹麥和美國——正如Olsen先生在演說中尖銳地指出——低於危機前的希臘。」

這 篇訪問,Øystein Olsen指出工作時間縮短及生產力下降會影響挪威的經濟增長。挪威央行網頁有上載他這篇2013年2月14日的演說內容,在第15段標題「就業比例高, 工作時數低(Employment ratio is high, but hours worked are low)」段落,清楚說明挪威工人每年的工作時數低於OECD的平均水平。2011年,挪威工人每年平均工作時數只達平均水平的60%(In 2011, the average number of hours worked in Norway came to about 60 percent of usual hours of work per year.),這裡應該就是(也接近)路透社文章「就業率61%」的錯誤引述。因此挪威勞動成本(Labour Cost)高於瑞典、芬蘭及美國甚至危機前的希臘,不是路透社文章指的工資成本(Wage Cost)。

第三,路透社文章將「工時時數」變成「兼職工作」,再到《明報》之手,就變成「福利太好損就業,上班族工時縮短」。不過,以挪威央行行長的講話,挪威已有高就業的水平,問題只是工時偏低。所以《明報》文章標題似乎應改為「福利太好就業」比較貼切。

至於挪威工時偏低的問題,這裡《明報》既然引用了路透社分析文章將近全篇內容,但獨欠了文章結尾的重要一段,我這裡就它補上。

'But generous benefits, a good work-life balance and limited wage inequality are long-standing parts of a social model cherished by many Norwegians, so any change will be difficult.'

譯為﹕「但是優厚的福利,工作與生活之間的良好平衡,對工資不平等的限制,是大多數挪威人所珍視的長久以來的社會模式,所以任何改變將是困難的。」

挪 威還有些資料,除了上述已說的,還可看看挪威國民的生活快樂指數高於OECD平均數,而堅尼系數(貧富差距指數)也是OECD較低的幾個個家之一。但這些 建基於較公平的財富重分配底下,縮短貧富的差距的福利制度的優點,對一般帶有意識形態偏見的香港主流媒體,當然不會拿來報導的。不過,即使要報導或找它的 負面問題,亦應該尊重基本的事實吧﹗

我在法國留學,有機會接觸一些來自北歐四國的留學生,也加深對他/她們國家福利制度的了解。北歐福利國家的模式,當然有其自身問題,而且在新自由主義的衝擊底下(上述挪威央行行長的言論已反映箇中立場),面臨逐步作出「改變」,都是值得繼續探討的課題。

想 到香港情況,政府經常炒作歐洲國家福利主義的「問題」,最近又說香港推行福利主義會「步歐洲後塵」云云,以此回應社會聲音要求立法提高勞工待遇(提高最低 工資時薪、訂立標準工時及全民退休保障等)和政府增加社會公共服務開支。要知道,歐元區邊陲國家的債務危機,實際是新自由主義底下的金融化政策所造成,多 於是社會公共開支的因素,更不用說2008年的金融危機對北歐四國傳統高福利國家的衝擊相對不大。

香港政府不斷標榜 香港的低稅率,那又為什麼不提(或是不敢提)歐洲國家會有像香港出現「地產霸權」嗎?正如有關香港「地產霸權」的討論已有人指出,香港人都要承受高樓價高 租金之苦,實際上這是一種間接稅。還有小市民日常生活受到大財團壟斷之苦,生活質素日益下降。走筆至此,更得悉香港國際貨櫃碼頭工人在忍受了15年沒有加 工資、工作要連續24小時以及沒有吃飯休息時間等非人道壓迫下,終於爆發大罷工。罷工工人其中的口號「養起李嘉誠,養不起家庭」,這正是「低工資、長工 時、高剝削」下的香港工人的普遍寫照。
  

相關資料來源網頁連結

路透社原文網頁連結﹕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3/03/24/us-norway-oilwealth-idUSBRE92N07M20130324


《明報》相關文章

「挪威憂坐食山崩,福利太好損就業,上班族工時縮短」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4PyA3ogCqF1PgQyD-N-F96pwhakUGNa0hOEcVXB5y_w/edit

「『新北歐模式』增市場角色」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45e3qWZQjHJEiUNH9ORj6M2VOyw7DkviZklP1Ge1dR4/edit

「等不及周末 周四下午就度假去」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XuLwxx0OQoLYv1cnVDejgzTUHAN5LNT32fvyzCcMaLg/edit

OECD 成員國就業數據

http://www.oecd-ilibrary.org/employment/employment-and-labour-markets-key-tables-from-oecd_20752342

《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 挪威央行行長訪問

http://www.ft.com/intl/cms/s/0/de0004d0-76ce-11e2-b925-00144feabdc0.html

挪威央行行長周年演說連結

http://www.norges-bank.no/en/about/published/speeches/2013/14-february-2013-economic-perspective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